本報記者 桂傑
  近日,湖北黨政部門邀請網絡大V走訪武漢、鄂州兩地,感受湖北新變化,領略湖北發展速度。“走進長港鎮峒山村、杜山鎮東港村育種基地、鄂州藍焰生物技術有限公司、鄂州城鐵站等地”是大V們湖北行的線路。
  近兩年,隨著營銷手段和宣傳手段的豐富,擁有話語權的網絡大V成為香餑餑。許鞍華執導的《黃金時代》尚未全國首映,先在北京等地點映,邀請的重點就是網絡大V,而趙薇導演的《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》也是通過微博上大V們的力捧進行了口碑營銷,贏得了不錯的票房。如今,許多地方政府和宣傳部門也轉變思路,邀請大V、名博主考察、採風之類的活動越來越多,如陝西網絡大V一行走進綏德;大V受邀到四川廣安參加“小平故里行”活動;大V參加江蘇宿遷舉行的“2014中國政務微博路在何方”高層論壇。
  在不久前舉辦的“粵來粵好——2014年網絡名人看廣東”東莞站見面會上,市委書記、市人大常委會主任徐建華現身,與到東莞參觀採訪的網絡名人、微博“大V”面對面座談交流。座談和參觀的過程中,知名評論家石述思發表這樣一條微博,稱:“東莞有基礎、有經驗,也有教訓。我從東莞的環保熱電廠里看到東莞執政理念的轉變,看到了美麗東莞。”
  知名網友“點子正”則在微博中這樣說:這是我第一次來東莞,感覺還不錯。東莞政府在自媒體時代要借力網絡平臺加大城市形象宣傳,應該用新媒體的方式,讓人們逐漸認識東莞的另一面。此次來東莞行程緊湊高效,感覺到了東莞效率和東莞速度。值得一提的是,別的城市以展示工業項目為主,而東莞展示的是環保項目。
  網絡大V馬不停蹄,似乎收起了昔日的鋒芒,表達也變得善意和溫情多了,還有一些大V雖然粉絲量不多,但熱衷此事,是走訪活動中的“熟臉”。
  政府掏腰包請網絡大V來考察,有的人不禁發問,網絡大V到底是什麼人?為何如此風光?網絡大V是指在微博、微信上十分活躍、擁有大量粉絲的學者、媒體人、名人等,不過,他們在網絡上的身份多為“公眾人物”、“意見領袖”等,不是純粹的專業作家,其共同之處是關註公共事件、關心公共利益,時常批判與建言。他們在微博和微信上擁有眾多粉絲,數量往往超過一張報紙的發行量,說他們是“媒體”毫不為過。
  中國社科院發佈的《社會藍皮書:2014年中國社會形勢分析與預測》中表明,目前全國微博用戶賬號總數已達12億,同時產生了一批粉絲大於10萬的大V賬號。
  根據人民網輿情監測室的統計,在這些大V中,有300名“意見領袖”,男性占據絕大多數,男性、女性人數分別為271人、29人,所占比率約為9∶1,其中83%的人出生於上世紀50年代至70年代,絕大多數生活在一線城市,他們對草根社會有切身體驗。300名“意見領袖”中,多數人具備較高學歷。來自新聞媒體的83人,占28%;高等院校61人,約占1/5;企業組織42人,約占14%;自由職業者34人,約占11%;研究機構30人,占10%;黨政軍機構29人(其中軍方3人);退休人員有11人;從事社團與公益事務的10人。這些大V中的絕大多數人士和傳統媒體保持著較好的互動關係。他們設置的議題主要集中在政治、社會和經濟領域。對網民關註的其他議題,比如婚姻、歷史、文化、詭異事件等,則關註較少。
  從網絡大V亮相政府新聞發佈會,到地方出錢請網絡大V走訪,以往經常批評政府部門的網絡大V和官員們走得挺近,成為政府部門看重和想溝通的輿論通道。
  騰訊微博網友“風樂”說,地方政府現在貌似採取了一種“以V治V”的方式來改變自己在百姓心中的形象及公信力。在日常的網絡生態中,無疑正是大V的“負面評論”讓社會成員有一個情緒發泄的正常渠道,其存在本身就是社會管理的目標之一,也是社會管理的現實需要。政府與“意見領袖”該如何交往,是增強各種渠道的溝通回應,還是請進門、吃飯、喝酒、旅游、面談產生一大筆公款接待費用,這不僅考驗政治智慧,更是在創新社會管理的大環境下考驗政府部門應對輿情的媒介素養。
  評論者廖保平則認為,地方也需要得到更加客觀公正的對待,而加強交流、增進瞭解、建立互信,無疑是使網絡批評更加理性的重要途徑,大V們順便推介一下地方,作用效果也絕不亞於媒體宣傳。
  有網友說,有些地方拉攏大V的做法欠妥,大V也不該興高采烈被“招安”。對此,深藍財經的評論認為:政府職能部門與名人大V還是應當保持一定的距離。同時,名人大V自覺與權力保持適當的距離,既是一種業務操守,也是一種品質操守。這種距離,可以讓自己看得更清,說得更準。
(原標題:地方政府請網絡大V考察引爭議)
(編輯:SN182)
創作者介紹

世紀銀行原車貸款專線0800222260

rj63rjtiu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